万博

【2015MIIC】 ARM刘润国:依靠开放社区式生态系统打造下一个大市场

2019-05-26 02:43
        

  下一个大市场的关键是多样化和持续创新,突破传统意义的高科技、IT行业、电子行业、半导体行业和互联网行业融合到一起了。

  钛媒体注:钛媒体、商业价值联合主办的第五届“MIIC移动互联网创新大会”如期举行。2015 MIIC大会主题是:新生代,万物生,以“新生”为豪;天地变,邀“新生”为宴。连续举办五届的MIIC在过去五年中见证了中国互联网业的高速成长和天翻地覆的变化,今年登上MIIC舞台分享的互联网大咖、新生代领袖都有谁?他们怎样成为中国未来商业最大的变数与变量?

  在互联网+时代究竟如何赢?当大家都在摸索过河的时候,ARM公司作为一家芯片设计商,从诞生之日起就通过独特商业模式找到了最佳方式:开放社区式生态系统。ARM中国销售副总裁刘润国表示,这个世界是交融的,大家既有竞争又有合作,这是真正意义上的开放平等。

  当中国利用人口优势、利用市场优势大力发展“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的时候,不要忽略这些是靠硬件实现的,而核心就是CPU。

  2012年的时候,整个中国进口芯片的数量达到2000亿美元,这超过了中国石油的进口量。

  开放式创新就是生态创新,如果行业要想加速、得到更大的发展,开放式创新非常重要。

  ARM公司还不是一家耳熟能详的公司,它是一家英国公司。ARM历史上一直活跃在微电子行业、半导体行业或者电子行业,很有幸最近两年经常活跃在互联网行业,说到底是因为互联网强调移动、智能,因此把ARM从产业上游一家不太知名的企业推到前台。

  另外,大家不太了解ARM的一个很重要原因是我们的业务模式不太一样。ARM是做知识产权授权的公司,是一家IP公司,CPU是其中很重要的核心内容。一谈到CPU,大家耳熟能详的公司是英特尔,英特尔公司自己设计、生产、制造和销售CPU。与英特尔不同,ARM是自己设计CPU,但不生产、不制造,而是授权给其它芯片公司,以完成他们所要做的工作。在一个智能时代,信息的处理、数据的计算都离不开CPU,是核心的关键器件。ARM从来没有做ARM INSIDE这样的事情,也不面对最终的终端用户,这就是我们的商业模式和英特尔公司非常不一样的地方。

  ARM业务模式,是在半导体行业做知识产权授权。在电子、芯片、半导体市场,几乎大部分芯片公司都是ARM合作伙伴或者客户,他们的芯片、SoC里都用了ARM CPU。一个具体的例子,大家都有手机,手机市场90%、甚至99%都用ARM CPU芯片,所以ARM其实离大家很近,只是大家不知道。

  ARM通过两三年研发一代CPU,再两三年时间通过授权给芯片公司,像德州仪器、英飞凌、Broadcom等,这些公司用ARM CPU做出芯片,然后在市场上销售。这些公司在销售时候,ARM会收取相应的Royalty费,按照芯片卖价相应百分比提成,这就是我们的业务模式。也就是前期授权费用,后期芯片提成费用,这是我们比较独特的方式。

  到今年,ARM公司已经发展了约25年。大家不但不熟悉,而且公司规模非常小,小的原因是ARM公司只有3600人,一年销售额只有15亿美元。我们是高科技行业、半导体行业、芯片行业的核心,我们是完全的轻资产,没有生产环节、制造环节,主要是销售、市场营销加上研发。另外,我们打造了一个生态。我们的公司很小,但是我们背后的生态很大。

  我们看一组数据,到目前为止,在全球芯片企业、产品的授权数量约有1200多,平均每年增速是120个License。大概380个芯片公司向ARM交Royalty费。2014年,全年基于ARM CPU和相关技术的出货达到120亿,在过去五年复合增长率大概是20%。

  2014年基于ARM技术的全年全球出货量是120亿,从诞生到现在为止基于ARM技术的芯片有600亿,这个成长性是不得了的。以手机为例,在发达国家和不发达国家都有基于ARM芯片的手机。另外一点,整个全球人口大概只有70多亿,有40多亿人平均每天要接触一次跟ARM技术相关的产品,因此ARM技术的普遍性非常大。

  ARM于2002年进入中国,2007年爆炸式成长以后,在中国做了哪些事情?2014年,中国芯片厂商基于ARM技术的总体出货15亿。2008-2014年,短短7年时间里,ARM技术在中国出货数量成长为70倍左右,相当可观。过去7年内,基于ARM技术的合作伙伴在中国成长速度是半导体行业成长速度的3倍,这是非常健康的,这一切说明ARM在中国与合作伙伴通过营造生态系统而成长的非常健康。

  在大家谈各种互联网、物联网、高科技、智能、移动技术的时候,背后支撑的无非是软件、硬件。除了商业模式和资本运作以外,很重要一点是要靠软件和硬件实现,芯片行业在中国的实际水平是什么?2012年的时候,整个中国进口芯片的数量达到2000亿美元。这什么概念?超过了中国石油的进口量。而本地的芯片厂商能够提供的芯片产品大概只占2000亿美元中的20%不到。这说明什么?当中国利用人口优势、利用市场优势大力发展“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的时候,不要忽略这些是靠硬件实现的,硬件智能化、小型化、集成化的核心是靠芯片,芯片最核心的是CPU。

  ARM的成功,主要是靠开放社区式生态系统,实现了多样化和持续创新。怎么理解?核心有三点:第一,自主可控。在芯片行业,一方面投入非常大、风险非常高,另一方面技术门槛很高,而且随着互联网数据大量的产生和加工处理,安全也是很大的挑战。在考虑商业利益的同时,在保护自主知识产权、自主可控、自己拥有所有技术的同时,ARM的生态怎么配合? ARM有多种授权模式,首先都是源代码授权,当企业得授权时候,ARM会把源代码交给企业。另外一种,如果不满足源代码授权,还可以采用架构授权,只要保证跟ARM指令集兼容就可以。这在很大程度上满足了中国庞大市场的需求,特别是对安全性的需求。换句话说,给了源代码授权,企业只要保证基本的规则就可以。另外一点,在架构授权前提下,只要保证跟ARM指令集兼容,就可以做各种各样应用、各种各样的CPU出来,也就是要自己重新做一个CPU,这对很多国家高科技和核心产业有非常大的帮助。从这个模式上来讲,ARM生态以及ARM业务模式是保证客户的自主可控。

  第二,开放平等。ARM不会因为几十人小公司就不给授权,只要有想法、只要付给ARM相应费用,ARM就会授权。ARM最小的授权可以达到十几万美元,最大的授权可以达到几千万美元,这是我们说的开放平等。另外,ARM不会因为大企业就收很多钱,ARM的规则是保证能长期发展,我们是夹缝中生存。当ARM CPU做的性能不够好的时候,别的企业会自己做。倒退十几年前,全世界CPU架构有几十个,到现在为止市场上能经常看到的只有两个,一个是传统英特尔的X86架构、另外一个是移动市场里的ARM CPU架构。ARM想做百年老店,不希望做的非常大,但是要做的非常精,能在占领生态中核心位置。其次,ARM的CPU不但做的好,还要卖的足够便宜,让其它的企业没动力自己做CPU,这是对开放平等的理解。ARM按照规矩收费,不会多收费。另外,ARM不会因为有竞争就不给授权,英特尔跟ARM有竞争,但英特尔也是被ARM授权的对象。早在三年前,我们就给英特尔授权架构License。只是当时英特尔在PC和服务器市场发展的非常好,就没用这个授权。最近英特尔的两个并购案,都是基于ARM的技术。英特尔现在也是ARM的客户,也要向ARM交Royalty费和出货报告。

  这个世界是交融的,大家既有竞争又有合作,这是真正意义上的开放平等。大家都知道,手机发展和操作系统有很大关系,安卓的成功取决于既开放又有一小部分保留。如果过度开放,全是免费开源的,将导致极度碎片化,而适当保留则能保持一致性和生态完整性。ARM也是这样,保证指令集的兼容、架构级的兼容,其它都需要自己去创造。

  第三,颠覆创新。ARP生态阵营里非常不缺乏颠覆式创新的合作企业,典型代表就是诺基亚和苹果。诺基亚的成功把ARM带到手机移动行业,苹果的成功把ARM推向了智能手机,从32位演进到64位也是苹果推动的。这些颠覆式创新都是依靠ARM CPU架构技术、业务模式和开放的生态。

  看未来,移动、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无论是在消费者终端,还是通过链路送到云端,通过服务器做智能分析等等,都靠芯片实现。互联网、网络环境等所有技术环节里,都有ARM的技术。ARM占据了很有利的位置,保证我们的规模比较小,把最大利益和成功让给客户,客户的成功才是ARM的成功。

  特斯拉是大家耳熟能详的,被认为是颠覆性的产品。这是非传统制造汽车的人做了一辆创新型汽车,电的转换效率非常高。更重要它是数据中心,含有体验在里面,不是单纯的驾驶感觉,更多的是通过以“你”为核心与这个世界发生互动。特斯拉的成功在于创新。

  下一个大市场的关键是多样化和持续创新,突破传统意义的高科技、IT行业、电子行业、半导体行业,实际上都和互联网行业融合到一起了。在这个环节中,ARM如果想继续成功,就要保持多样性和弹性。讲到ARM的技术授权,所有芯片厂商公司几乎都有,ARM不想做的是某一个技术只被一家厂商使用,ARM不但从商业上获得不了收益,而且很大程度上会被这家厂商约束了。ARM把技术授权给所有人,创造多样性。当客户有好想法时候,反过来会提出需求,需要ARM开发什么样的CPU技术,ARM就会把CPU提供给客户,让客户更快地实现自己的想法。ARM传统授权业务也在贴近中国市场,希望在中国能够构建技术加速。孵化已经讲很多了,各地高科技园区都有各种各样孵化器,提供设施、房租、人员、地等等,ARM的技术加速在于帮助利用ARM生态阵营里芯片厂商、软件厂商等快速实现产品,做出原型以后再跟天使基金、VC谈,而不是空对空谈。在ARM阵营,依靠ARM生态系统完全可以做到,为什么?因为ARM有很多打交道的芯片制造公司、设计公司、软硬件开发公司、中间件公司、标准公司等等。

  互联网时代不可或缺可扩充性与效率。互联网、物联网很大一个特点就是智能和互联。在端这一块,无论手机、传感器,还是获取数据、产生数据的源头,包括链路上有各种各样芯片公司,像华为投资的海思公司等,通过这个链路把数据传送到服务器端。ARM也想进军服务器端,到目前为止全球大概有接近十家芯片公司利用ARM 64位架构准备做服务器,这是一片蓝海。从传感器到服务器,所有环节都可以靠ARM生态和ARM技术连接起来。

  另外一个预见性,也就是技术产业行业的新常态,将会以移动生态系统为创新主导,这点是显而易见的。我们讲互联网、手机和智能,都发生在移动互联行业里。另外,新兴市场为消费驱动。某种意义上讲,中国也是新兴市场。当中国收入水平和基础设施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中国可以向发达国家的质量靠近,中国本身是一个有巨大需求的市场,这是新兴市场。另外一块新兴市场,包括印度、南美、东南亚市场。现在已经有人探讨是不是发达国家和中国的手机市场已经饱和了?会不会出现PC时代的情况?其实换代还是在继续,只不过会由运营商主导慢慢会变成用户体验主导,或者基于互联网应用,手机为了增加黏性而出现各种各样的定制化或者个性化。还有很多不发达市场,像在印度有大量人使用非常便宜的手机。智能手机在中国已经很普及了。印度的市场非常大。小米为什么去印度?华为、中兴为什么去印度?这些客户都用的是ARM芯片。

  小米作为智能时代、互联网时代非常有潜力、非常有号召力的一家企业,在营销哲学和在产业里创造奇迹的同时,最后回归到什么?硬件。要做芯片,就会遇到知识产权的问题,会发现离开硬件一切都是虚的。小米现在也投资了一家企业开始做自己的芯片,这说明什么?互联网、移动、人工智能最后离不开芯片,芯片的核心是像ARM这样的公司和技术。

  以开放式创新加速产业成长,开放式创新就是生态创新。谈到我们的一个老朋友在经营CPU行业多年以来都是自己设计、制造、生产。ARM一开始就给源代码,这就是开放式创新,只要符合商业利益和技术规则就可以。这是开放创新的基础,ARM就是在这样的业务模式和生态系统下预见未来。如果行业要想加速,要想得到更大的发展,开放式创新非常重要。

  ARM愿景,就是希望与中国产业、中国合作伙伴共同成长、开放创新,营造这样一个成长的生态系统。(ITValue记者吴宁川根据刘润国在MIIC2015上的演讲整理)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



相关阅读:万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