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博

纪念|世界太安全基斯·弗林特这个疯狂电子朋克机车手走了

2019-03-06 21:56
        

  “看那个人,不要吓到我家孩子。”1990年代,基斯·弗林特(Keith Flint)一度成为英国中产阶级家长的噩梦。他剃光头顶两侧留成刺头,眼眶乌黑像被打了两拳,穿鼻环,大面积纹身,几乎没有眉毛。

  家长们的恐惧没能阻止弗林特成为1990年代最著名的音乐形象之一。他和超凡乐队(The Prodigy)互相成就。没有他,乐队的灵魂人物、制作人利亚姆·豪列特(Liam Howlett)终将不得不面对一个棘手问题:缺少标志性的表演者。

  超凡乐队诞生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Acid House浪潮。1994年时,利亚姆·豪列特已带领乐队开辟出电子乐的新疆土。乐队的第二张专辑《Music for the Jilted Generation》荣登专辑排行榜亚军位置,要知道1980年代的英国Acid House爱好者仍要在地下活动。他们热衷于废弃停车场和仓库的跳舞派对,在迷幻的House音乐中疯狂扭动身体。

  基斯·弗林特曾是一名舞者,他一定在汗水与烟雾中找到过想要的东西。他有读写障碍症,15岁就从学校辍学,是一个“聪明的捣蛋分子”。辍学后他成为一名修屋顶工人,以舞者的身份加入豪列特的“超凡乐队”。

  当时的英国涌现出一批电子乐队。通常做法是仿效“化学兄弟”(The Chemical Brothers)、 “轨道乐队”(Orbital)等乐队,在舞台上展现炫目的灯光秀。操作合成器的音乐人隐藏在灯光中,不需要像表演者冲到台前展现自我。有时乐队会带舞者上台,通常是女性,好让观众面对舞台时至少有目光焦点。

  豪列特独辟蹊径,从家乡艾塞克斯请来三位男性表演者上台,其中包括饶舌歌手迈克西姆·瑞勒缇(Maxim Reality)和舞者基斯·弗林特。

  1996年弗林特被“提拔”为主唱,开始参与音乐创作。超凡最成功的一张专辑《The Fat of the Land》的热门单曲《Firestarter》《Breathe》里,都有弗林特的声音。乐队凭借这张作品成为将跳舞音乐推入主流市场的功臣,弗林特也开始被视为超凡乐队的头脸。那几年他的舞台形象张狂夺目,“用身体咆哮”,像个真正的朋克。

  在豪列特越来越嘈杂、黑暗、无序的音乐中,弗林特依然与之相容无间。2003年他组建自己的乐队《Flint》,在朋克音乐里继续释放狂热。

  当年《滚石》杂志把他们称作“Techno界的性手枪(Sex Pistols)”,对他们“把Techno从集体涅槃中拽出来,带入具有异国风味的朋克殿堂”的壮举大加赞扬。

  这群电子朋克对1960年代的遗产不太感兴趣,他们制造出的声音面向未来(至少着眼于工业的当下),被认为是工业摇滚巨擎“九寸钉”(Nine Inch Nails)的对位和补充。

  弗林特首次参与乐队创作贡献的歌词就是《Firestarter》: “我是你痛恨的贱人/迷恋的污秽”。2008年他告诉《Q Magazine》,“这些歌词是我在台上的感受。有些比(舞台)更深一点”。

  弗林特在英国当地时间3月4日终于死于自杀,他的死被认为是自毁的必然结果。

  危险的速度是他的另一个所爱,他的车队“Traction Control”于2014年首次亮相,此后战绩骄人,赢得数个曼岛TT赛冠军。2007年他从英国单车飞驰1500公里赴西班牙南部,参加西班牙摩托车大奖赛,还参加过其它一些俱乐部比赛。

  弗林特很看不上现今流行音乐的疲软无力,2015年他告诉《卫报》:“我们危险而激动人心!但现在没人再向往危险。这就是为何现在的人都钟爱填鸭式的商业文化,通行准则只有一个:安全,安全,安全。”



相关阅读:万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