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博

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处理基金补贴7年亏近80亿 困境何解

2019-06-20 23:50
        

  不用下井挖矿,也能点石成金,电子废弃物这座“城市矿山”提供了变废为宝的想象空间。但以追求暴利为目的的非法拆解打乱了行业的正常秩序,由此带来的环境危害不可估量。

  为扶持拆解行业的“正规军”,国家设立了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处理基金(又称拆解基金)。然而,财政部披露的数据显示,拆解基金设立7年来已亏空近80亿元,2017年发放补贴几乎陷入停滞,依靠补贴生存的“正规军”不得不缩减拆解规模。

  拆解基金拖着沉重的包袱,试图推动电子废弃物回收产业发展,但却深陷进退两难的困境中:继续补贴就需要克服巨额亏空;停止补贴无异于断了“正规军”的粮草,行业将面临更加猖狂的非法拆解。

  在理想状态下,利用城市矿山的资源,可以实现生生不息的循环经济,变废为宝触手可及。

  以更新换代频率较快的手机为例,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报告显示,每部废旧手机中大约含有30毫克金,假设每部手机的重量(不含电池)是110克,相当于每吨废旧手机(不含电池)中含金超过270克,远超原生优质金矿。

  巨额利益诱惑下,非法拆解屡禁不止,随之而生的是被污染的环境。国务院法制办、原环境保护部负责人2009年答记者问时曾表示,为数众多的拆解处理废弃电器电子产品的个体手工作坊为追求短期效益,采用露天焚烧、强酸浸泡等原始落后方式提取贵金属,随意排放废气、废液、废渣,对大气、土壤和水体造成了严重污染。

  非法拆解多年来形成隐秘的利益链条,挤压了正规拆解企业的生存空间。“其实无论是家电还是手机,按照环保的要求合法处置,往往企业是赚不着钱的,永远是非法处置的利润高于合法处置。”E20研究院执行院长薛涛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拆解基金的存在正是为了拉平合法拆解企业与非法拆解企业之间的利润差距。

  拆解基金分为征收端和补贴端。按照“生产者责任延伸制度”的原则,电器及电子产品的生产者需要缴纳基金,而拆解企业则享受补贴,目前我国有109家拆解企业享受补贴。

  政府方面意图通过拆解基金撬动整个电子废弃物回收产业链走入正途。真金白银的补贴,效果是看得见的。“补贴最大的意义在于,正规企业在拿到补贴后可以抬高回收价格,达到拦截货源的目的,使得电子废弃物从以前的非正规渠道流入正规渠道。”深圳市爱博绿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唐百通表示。

  但如今的问题在于,为数众多的合法拆解企业对补贴极度依赖,补贴被列为众多拆解企业的主营业务收入,拆解基金承载着维持“正规军”利润水平的重任,若补贴不到位,“正规军”就不得不缩减拆解规模,电子废弃物就又流入了非法拆解渠道。

  以新三板挂牌企业仁新科技(833310,OC)为例,主要受国家拆解基金补贴拨付迟缓影响,仁新科技基于长远发展主动下调生产计划,2018年上半年完成废弃电器电子产品拆解量较上年同期下降8.85%。

  拆解基金驱动着产业链条“改邪归正”,但当下面临“饿着肚子”给拆解企业“喂奶”的循环困境。

  Wind金融终端统计的财政部公开数据显示,2012~2017年,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处理基金支出预算约220.91亿元,实际支出约143.22亿元,二者差额约78亿元。收入端的情况也不乐观,2012~2017年,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处理基金收入预算约186亿元,实际收入约146.68亿元,二者差额约40亿元。

  基金补贴几乎在2017年陷入停滞。数据显示,2017年拆解基金实际支出仅0.66亿元,较2016年的实际支出下降98.59%。仁新科技2017年度应收账款较2016年度上涨92%,原因就是拆解补贴基金未按时足额到账。

  一位在接受补贴的拆解企业中任职的业内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拆解基金的补贴没有硬性时间节点,因此拖延结账是常有的情况。

  “补助端的局面,给企业带来了很大的挫伤。本来是为了拉平非法处置和合法处置利润差距才会有补贴的存在,企业相信了补贴之后反而造成了亏损。”一位业内人士评价道。

  为了应对补贴拖延的情况,一些企业以补贴款为抵押物,做起了再融资。今年3月,为“加速资金周转,拓宽融资渠道”,中再资环(600217,SH)以下属公司持有的拆解基金补贴应收账款及其附属权益为基础资产,设立资产支持票据(ABN)信托,在银行间债券市场公开发行规模不超过6亿元人民币的ABN。

  拆解基金入不敷出原因首先在于“没吃饱”。数据显示,废弃电器电子产品的回收量从2013年的1.14亿吨逐年上涨至2017年的1.64亿吨,但同期拆解基金的实际收入始终在26亿~28亿元徘徊,除2013年外,拆解基金的实际征收一直未能达到收入预算。

  此外,中国已是全球最大的智能手机市场,但拆解基金对于手机的征收和补贴标准细则一直未能出台。“手机非法拆解的危害是大于家电的。手机里面含金量很高,现在全部是采用土办法拆解,势必造成污染。”唐百通介绍。

  拆解基金肩负着“规范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回收处理,促进资源综合利用和环境保护”的使命。但巨额亏空让行业开始犹疑,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的报告直言,基金政策不是长久之计。

  “无论是废旧汽车还是废旧家电、废旧轮胎,这类城市矿山类循环经济,合法处置的成本远远高于非法处置,或者说是收益低于非法处置,但是仅靠补贴政府又难以为继。”薛涛表示,拆解基金面临的困境是可以预见的。

  环境成本逐步进入到生产成本是个“老大难”的问题。薛涛认为,我国的生产者责任延伸制度执行尚不到位,收缴基金的数额不够大,目前来看,收缴率还没有覆盖处置率。此外,违法企业面对的处罚和刑法风险不够,拆解基金没有达到预期效果。

  继续补贴还是就此停止?继续补贴,面临着钱从何处来的问题,而停止补贴,目前似乎没有比补贴推动废弃电子绿色循环更加直接有效的方式。

  “补贴不能取消,否则这些电子废品又流到外面私拆了。”唐百通认为,拆解基金补贴的效果显而易见,起码被补贴的废弃电器及电子产品没有流入非法渠道。

  借新账,还旧账,借账还账,账还账。在唐百通看来,目前的拆解基金在设置上出了问题,巨大的存量市场也是造成补贴基金亏空的重要因素。

  “生产企业交的基金是现在生产的,那么以前生产的谁来买单呢?以家电领域为例,因为现在拆解的是5年前,甚至10年前的旧家电,它是非常大的存量市场,这个存量市场当时就没有考虑到谁来买单的问题。”唐百通表示。

  唐百通提出,或许可以变通基金缴纳环节,整合回收网络,要求回收环节缴纳基金,从而消除存量市场和收缴率带来的问题。“将回收信息通过销售、以旧换新汇总起来,进入一个可监管的系统,然后回收端根据这些信息上门回收,回收成功后反向付费给国家基金,这样一来,基金缺口会越来越小。”

  此外,唐百通认为,应当尝试补贴方式和补贴对象更灵活:可以将按拆解量发放的拆解基金转换为税收优惠,或者一次性补贴企业的环保设施投入,刺激拆解企业的“造血”能力。

  “拆解基金的亏空也好,这个行业回收体系的缺失也好,最关键的问题是没有形成一个合力——能做的,没资源,不能做的,有资源。”唐百通表示。



相关阅读:万博